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河水的博客

生在黄河边,伴着黄河的波涛长大。我们这代人经历了许多、许多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在黄河岸边,伴着黄河的波涛长大,黄河水里融入了我的情感、我的梦想、我的生命,温哥华是我的第二个故乡,十几年来大西洋彼岸的漂泊、寻觅,最终归汇到这里。。。。。。

 
 

奥格玛小镇的“萨省农夫”  

2013-10-15 14:26:17|  分类: 《天鹅农场的女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奥格玛小镇的“萨省农夫”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 
奥格玛小镇的“萨省农夫”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 

第一次在网上看到“萨省农夫”的帖子,觉得其语言朴实真诚,属于可以成为朋友的那类人。我们同属先期进入萨省农场的华人,有着共同的意愿和观念,不同的是农夫带着妻女一起来萨省居住,而我是独自一人到此寻梦。严格意义上说,他比我“献身”农场的决心更彻底。本打算用网名“萨省农妇”发布博文的,后又觉不妥,虽然“农夫”与“农妇”仅一字之差,意思却丰富了许多,很容易被人误解。最后,还是觉得早年被朋友们叫响的“地主婆”称谓自己更贴切。

2011年冬季来临之前,我和小师妹去奥格玛小镇的“二手店”选购装饰品,临出门,看到一位年轻的华人男子推着手推车走了进来,手推车上坐着一位年幼可爱的女娃娃。小镇上没见过有华人家庭居住,见到后都觉得彼此挺亲切,但我们都是不善于语言表达的主,互相点点头就算打招呼了。回到家还和小师妹讨论:今天在奥格玛遇上的这位华人男子是“何方神圣”?

后来与“萨省农夫”在网络上认识了,我们互通农业生产信息,交流做加拿大农民的感受。农夫在网络上告知我,那天在“二手店”相遇的就是彼此。呵呵,才知道那天相遇的年轻人就是他。有了擦肩而过的缘分,在网络上交往的信息日益多起来。也常看到一些媒体采访他和家人的有关报道,认为他是当地做的不错的一位华人农场主。

今年5月中旬回到萨省农庄,和朋友一起去奥格玛的社区中心交纳地税,特别拐到镇子里寻找农夫的家。小镇总共只有几十户人家,想找谁家都很容易,很快车就停在一栋蓝色的木屋前面。敲了门,一会儿门口出现一位年轻的华人妇女,微笑地询问我们找谁?我想肯定是萨省农夫的妻子(农妇)了。果然,当介绍过名字后,她热情地把我们让到屋子里。

“早就和农夫唠叨过,等你回来到家来认认门。他这会儿不在家,正在田里忙乎呐。"

农妇是一位真诚热情的北方女人,长期在小镇过着简单自然的乡村生活,红扑扑的脸颊显得她十分健康和快乐。农夫家面积不大,但打理的干净利落,看得出女主人是一个理家能手。说到农活也讲的头头是道,一点不外行,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年幼孩子,还能腾出空来帮助农夫打理农场的事情。“家和万事兴”,家里有个“贤内助”比什么都重要,大概农夫的体验更深刻。

我对他们夫妻带着两个年幼女儿在小镇的生活很感兴趣,这是一个真实生活在偏僻乡村小镇的华人家庭,尤其是带着孩子。中国移民到北美生活,基本上都居住在都市,即使个别人因职业所需去小城镇工作,家也大都安住在城里。除了华人喜方便、爱热闹的居住习惯外,重要原因是因为孩子教育。因为在北美,好的中、小学校也都在大、中城市里,乡村孩子就学不难,但要想达到中国人“望子成龙”的教育理念相差甚远。当地农场主也有许多人把家安置在城里,住在乡村的农民家庭数量越来越少,这种现状与加拿大乡村的教育、医疗不足有着直接原因。

农妇认真回答我所关心的问题。从她叙述中我也了解到他们做农民的原由和过程,遇到过的困难和挫折,还有对未来的计划与打算。

农夫一家来萨省当农民经历和我差不多。2011年初,在奥格玛小镇附近投资购买了二十几QT农地,随后买了住房把家也搬到小镇。他们向往过一种简单纯朴的乡村生活,也看好投资农业的趋势和未来,相信回归田园是社会发展一种必然。正因为他们年轻,两个女儿尚小,让孩子在小镇接触大自然是不错的幼儿教育经历。农妇坦言,他们已决定搬家,不久前在维多利亚岛奈奈莫市买了新房子。播种季节结束后,农夫全家就会离开奥格玛小镇,到新家居住,因为农妇和孩子都喜欢奈奈莫的海滨生活。小镇房子还留着,农忙时农夫居住这里,冬季半年农闲季节回海岛和家人一起生活。

其实,这种“候鸟”式生活方式也是萨省农场主的特色。11月秋收一完毕,农场主们就到温暖的南方度假了,第二年4月陆续再回到农场工作。萨省农时只有半年,寒冷的冬季人们都不再干活儿,和中国北方农村所说的“猫冬”一样。许多农场主都拥有一个家和一个“度假屋”,一年之间两边居住。随着经济收入的不断增加,会有越来越多的加拿大农民拥有度假屋,更稳定地享受这种“候鸟”式迁徙生活。

和农妇一起谈论加拿大乡村小镇的教育问题。农妇说:由于学生数量太少,小镇学校的班级设置如同国内农村“复式班”,几个班学生同时上课。平时,农妇把两个女儿送到学校幼儿园后,就腾出时间打理家务,帮助农夫查找资料。农妇认同这里的幼儿园教育,但随着大女儿要上小学,她还是希望女孩子能得到更多综合素质的培养。小镇就没有了这种条件和机会。

“农场是男人的世界”。我非常认同,也是在农场实际生活中得出的结论。

随着加拿大工业化进程,乡村小镇人口越来越少,奥格玛也不例外。近几年,小镇附近建立一座大型的机械化“养猪场”,还有配套的饲料厂。每年从菲律宾、墨西哥等英语系国家轮流招聘劳务工人,也有不少家庭居住下来,使小镇人口得以稳定而不减。农夫一家刚来时,用六万元买的房子至今也升值了近半。劳动力是农业生产的主要元素,人口是维系乡村生存的基础,大型种、养殖项目能够带动农村社区整体发展。

农夫一家在奥格玛小镇踏踏实实度过了两个寒暑。当问到萨省乡村冬季的寒冷和寂寞?农妇笑笑说:从小在中国北方长大,没觉得有啥难过的。生活与往日一样,天天还是送女儿上幼儿园,回来忙家务、看电脑。去年遭遇多年不遇的大雪,学校会停课几日。加拿大小镇的生活设施非常齐全,除了人口少些,其它与城市区别不大。

没隔几日,我和小师妹按照约定又来到农夫家。这次“萨省农夫”早早守候在家里,农妇也大显身手,精心为我们烹制了一桌丰盛的饭菜。大家相识甚欢,相谈愉悦,“农夫”和“地主婆”本来就是“一伙儿”嘛!

农夫向我介绍他目前的合作种植模式。自己有二十几QT农地,头两年全部包给当地农民租种,他跟着帮工,借以学习掌握农业机械的操作程序与规范。从今年开始,和那位农民开始了合作耕种,农夫也购买一部分农机设备,种子、农药、化肥等必备的农业生产资料,其余部分仍由合作者投入。秋收后,双方按照合作协议预订的比例分成。比起单纯的租地收入,这种合作模式能够提高“地主”的收益率。但如果刚开始就一步到位,完全由自己出资耕种,无论农业机械还是种植经验均达不到要求,会给“地主”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。

与其他几位华人农场主一样,“萨省农夫”也在探索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加拿大农场主?通过两年多的亲身体验和实践,他逐步了解当地的农业生产现状,熟悉种植业的耕种流程,也在思考新的农业经济增长点。“我们是中国人,如何利用加拿大的农业特点,结合自身的市场优势,走出一条更宽阔的路子来!”

本人非常认同。

奥格玛小镇的“萨省农夫”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 
奥格玛小镇的“萨省农夫”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