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河水的博客

生在黄河边,伴着黄河的波涛长大。我们这代人经历了许多、许多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在黄河岸边,伴着黄河的波涛长大,黄河水里融入了我的情感、我的梦想、我的生命,温哥华是我的第二个故乡,十几年来大西洋彼岸的漂泊、寻觅,最终归汇到这里。。。。。。

 
 
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  

2016-06-19 09:43:15|  分类: 中国乡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
 
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
 
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
 
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
 
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
 

        俗话说"地下文物看陕西,地上文物看山西”,陕西汉唐盛世把许多东西都陪葬在地下,当你看过陕西“兵马俑”博物馆,再看其它似乎都不算文物了。而明清时期晋商财雄全国,商号遍布天下,有银子的晋商纷纷置办豪宅。同时代官人和文化人也不缺钱,他们大多都会回乡置办房产。再者,山西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和保守聚财的省民心理,以及清末民国时期,其他地区战乱不断,山西却相对安定。使得山西的古村落、古宅,古建筑保存较好多。平遥古城,乔家大院王家大院等古建筑群早已名声在外,其实山西大地古村落、古建筑现存还有很多。

朋友老陈是山西阳城人,见他在常博客上晒故乡孔池村。文中记载记忆犹新的童年、少年,还有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葱岁月。老陈还常提起他家二哥,退休回故乡居住,收集家谱,写回忆录,忙的不亦乐乎。我是属于那种没有故乡的族群,父母大学毕业分配到黄河边的国营农场,我就出生在黄河岸边。来自四面八方的农场职工,操着南腔北调的口音,住在连排平房一家紧挨着一家。农场孩子之间没有家族血缘,也没有祖上老屋和遗产,长大后随着农场解体各奔东西,从没有可以留恋的故乡情。却对朋友故乡有着莫名奇妙的向往,一种悄悄窥视的好奇,老陈笔下山西阳城故乡的古镇和老屋,自然就成了我实地勘察的目标。

5月上旬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,按照事先安排行程由老陈的侄子陈雷接应,我们一行驱车来到阳城县孔池村。孔池村位于蟒河镇西北2.5公里,一路高速没感到有200公里的路途。村庄大路边竖着一块标牌,记述了这个山西普通村落的历史,这里没出过显赫的官宦家族,没有富甲一方的商贾大户,也没有出名的文人墨客。老陈说他77年考上北京大学时,已是村里第一位大学生了。

孔池村的老村与新宅没有明显分隔,村落格局融合衔接,新村住着大多数村民,老屋照样留居着不愿搬离的老人。不管新村或是老屋,这里街道干净整洁,没有丢弃的垃圾杂物,显然山西人勤劳整洁习俗与知书达理的文化遗风不无关系。陈家二哥二嫂退休还乡,搜集了大量碑刻、家谱、县志、村志、专门志、地方人士著述等地方文史资料,编辑成册自费印刷,发放给村民乡亲,还把多年收藏的文革时期毛主席纪念章,经过仔细核对,陈列在装饰精美的玻璃展柜里,在家二楼成立了远近有名的“毛主席像章陈列馆”,供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观赏。

二哥家的儿女都在外面工作,二老在家乡忙个不停,过着文化乡绅生活。他们的居所同当地普通家庭一样,也是一个“四合头”院,院子加有是屏门,垂花门。正对房门的中堂摆放着一张长方桌,悬挂着对联和国画,右侧房子是火炕式床铺,冬季方便烧火取暖。床单、被褥整洁平整,地面一尘不染,让我这种不善做家务的女人看到就有一种愧疚感,恨不得马上回家把自家屋子也从里到外彻底清理一番,才能够与山西女人并肩而立哟!

时间仓促,陈雷带着我们开始了对古村、老屋的实地探查。
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
 
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
 
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
 
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
 
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
 

旧村落大都为老宅旧屋,几个二层楼的老宅院落,雕花窗木,重门深处藏着许多古老的故事。老陈文章里记述的自家宅子早就无法居住了,只留下空宅和断墙旧壁,村庄中间那口水井还在,还有淘菜洗米的石头水槽。村里村外,草木清风,正值中午时分,村里炊烟袅袅,三三两两的农人走过,过着简约清宁的生活。

走进一座破旧的院落,还居住有人,显然过去是一座深宅大院,依稀中带出昔日的风光犹存。虽然经过几十年风霜雨雪洗化,老屋的容貌如今已不再鲜亮,落满岁月沧桑。老屋真的很老了,被经年炊烟与尘埃熏染浸透,老得只有一种色调那种陈旧的灰和黑。青灰色的屋顶已被大风吹落,被暴雨击碎,散落一地的瓦片。一场场烟雨,在一块块土墙青砖上刻下斑驳的流年印记。

另一个院子因无人居住,空置的房间落满尘埃,梁栋结了蛛网。古老的厅堂,雕花的老窗,四方的灶台。老屋寂寞地伫立于破旧的村庄,渐渐被时光淡忘,归于平静。院落门口坐着一位老奶奶,默默不语地看着我们这几位外乡人,也许子孙们都远离故乡到外地谋生了,只剩下奶奶一人守着柴门旧院,与寂寞相伴,多了几分沧桑,几分苍凉。而许多年前,那些青瓦下的故事,恍如昨天。也许在晴朗的日子里,老人总会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,向远方不停地张望,与老屋一起在等待孩子们的归来。

我站在那里望了老奶奶许久,仿佛看到她拖着蹒跚的脚步,在夕阳中走过老屋前的树影婆娑,灰墙土瓦,来来去去,在蜿蜒小路上留下岁月的辙痕。老屋伴着奶奶,走过一生的时光,亦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,佝偻着背,承受着岁月的磨砺,古旧而凝重。恍惚间,飘飘渺渺的炊烟里传来我的奶奶亲切呼唤声,我是奶奶一手带大,她老人家矮小背影始终扯动着我脆弱的心,丝丝疼痛在心底蔓延,不由得热泪盈眶。

在孔池村二哥家里,我尤其想触摸陈家二哥收藏的那些还留有光泽的古木,低调奢华,那只老旧瓷碗放在老木柜子上,粗糙朴素,却有着神秘幽远的气场。古树,木门,旧院落,老物件,这是一个古村落的灵魂,本色的东西最易打动人心,古意里散发着绚丽的光,不需要更多修饰,就连老旧的味道也格外不同。

为什么会喜欢古镇老屋,乡间村庄,喜欢田间地头,花草树木?我想大概是因为那里曾经装着我的青少年。如今,离村庄越来越远,心里的缠绵未能减少,总是会在某个瞬间,那隔着年代的时光空间,连同杂碎斑驳的生活原味,一起铺满在心房。其实,此时就承载了我所追求的童年记忆,不是故乡胜似故乡,如要怀念,还会再来!

 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
 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 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 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 
故乡、古村、老屋 ---访山西阳城孔池村 - 黄河水  - 黄河水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